行业新闻

王磊国际击剑俱乐部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击剑运动可以改变命运

         因为轮椅击剑,一个原本因为残疾而前途渺茫的女孩找回了人生的价值。周景景出生江苏省邳州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3岁时由于高烧引发小儿麻痹症,失去了独立行走的能力。“10岁前我都是在地上爬的,10岁之后动了手术,才能戴矫型器拄拐杖行走。”说起儿时的遭遇,周景景忍不住鼻子发酸,“我自己推轮椅去学校,但是到教室还有一段台阶,我就只能一级一级地爬上去。全校同学都在看着我,我能感觉到大家异样的目光。不过班主任很好,叫同学们不要歧视我,大家慢慢习惯了我这个特殊的同学。”
  16岁时,要强的周景景有机会接触到残疾人体育,“一开始我练了4个月的乒乓球,后来江苏轮椅击剑队招人,我最终选择了击剑。”虽然无法在剑道上前后移动,但坐在固定的比赛轮椅上,周景景表现出了击剑运动特有的灵敏反应和协调能力。2007年,她转入上海轮椅击剑队。
  初来上海的周景景有点无所适从,“上海队这个大家庭给了我很多关爱,大家帮助我逐渐培养起自理能力。因为基本功不扎实,训练强度大,持剑手的中指得了腱鞘炎。”虽说练击剑的时间不算短,但周景景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并不多。为了不影响训练和比赛,她连续打了两次封闭,带伤参加了2011年意大利世界轮椅击剑锦标赛,“可能没有比赛包袱,我拿到人生中的第一枚世界比赛金牌,还幸运地获得了伦敦残奥会的入场券,有了我的第一次残奥会。”
陷低谷找回了自信
     周景景的首次残奥会经历充满苦涩。“第一次参加这么重大的国际综合性运动会,既没有实战经验,心理也没有准备好。花剑半决赛,我在领先的情况下被罚分,一紧张,被对手逆转。”在随后的铜牌之争中,她陷在深深的自责中,溃败而归。
  伦敦奥运会的经历,让周景景跌到低谷。“回来时,别人迎来的是鲜花和掌声,我却羞愧得头也抬不起来。”差不多两年时间里,她一直在跟自己的心魔作斗争。“领队和教练都开解我,能进伦敦奥运会已经很幸运,别的队员都是靠积分打出来的。我自己也在反思,应该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,让我能亲历奥运会。”